五十年前,他曾經過夢:


http://www.economist.com/news/briefing/21584003-his-i-have-dream-speech-martin-luther-king-threw-out-challenge-america-how-has-it?fsrc=scn/fb/wl/pe/wakinglife

憑他的“我有一個夢想”的演講,馬丁·路德·金給了美國一個挑戰。50年以後,美國如何迎戰呢?

人人平等。介別彼此皮膚,看好一個人的本德。英文雜誌The Economist(經濟學人)不認爲如此。到目前爲止,

…黑人的失業率,往往高過其他人。黑白人之間的薪水差距極大。被逮捕的多,服刑期甚長。…

金的演講裏面提出四條怨訴:民營企業和地方政府的歧視;阻攔美國黑人投票;警察不公平待遇;還有大概可稱為社會流動和經濟機會。“我們不會滿足的”, 金說, “如果黑人的基本流動只不過是從一個小貧民區到一個大的。”

1964年民權法案直接地對應了第一條怨訴。…
1965年,投票權法案…解決了他的第二條怨訴。

對不起。因爲時間於版權問題,筆者沒有辦法完整地翻譯這篇文章。不過到最後,只能說五十-六十年代的人民權運動是一種革命。黑人可以選擇用暴動,像黑豹黨那樣。總來說,引用孫中山的話,「革命尚未成功,同志仍需努力!」繼續革命
在此也不能不題納爾遜·曼德拉後來在南非爲平等而奮鬥。以下是當年Beyond爲他而作的歌:

阿江

本人現任爲龔家令道製作主筆。關心東亞美洲兩地政治。
13=阝12=口 J=丁 (阿)
L=氵 Z=工 (江)
–1312JLZ (阿江)
You can contact me via…

Facebook Twitter Google+  

Category: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